肿瘤无创治疗 “精确诊断、精准定位、精彻清剿”
精放医学
让放疗伟大起来 让精准放疗更好地普惠肿瘤病人

    【病人家属说】真正的“大医生”



    真正的“大医生”





    人过五十知天命,儿孙成群福满堂……我们一家幸福生活本可说是羡煞旁人,但“癌中之王”的入侵让这一切戛然而止……


    Dec. 2021



    2021年12月

    安徽



    和我一起在安徽做生意的丈夫突然感到左上腹疼痛,在当地医院几经检查,被确诊为胰腺癌


    对于这个病,我们的认识是:“癌中之王”,不好治。


    因此,对于丈夫的治疗,我和儿女们想法一致,去最好的医院,找最有名的“大医生”。


    2022年1月

    上海




    Jan. 2022



    我陪着丈夫来到上海。


    听说在上海,治疗癌症有“四大金刚”医生,但我们在上海人生地不熟,兜兜转转半个月,传说中的“金刚医生”一个也没有见到。


    好在有朋友帮忙,算是住进了一家全国颇有名气的大医院,见到了该院的一位“大医生”,医生建议手术。


    为保证手术顺利,朋友示意我给“大医生”送个“红包”,当时其实我并不抗拒,反而觉得送了心里更踏实,于是照做了。


    但手术结果却事与愿违,确切的说应该是没有结果。因为手术中发现:胰头恶性肿瘤侵犯肠系膜根部,无法行根治性切除


    这样的情况对于我们病人家属来说内心是愤怒的,我们并没有放弃,而是继续留在医院,寻求另外的治疗方法。但术后一个星期,医院强行要求我们出院。


    于是我们回到了老家秦皇岛,丈夫吃着靶向药,效果不怎么好,身体一天比一天瘦弱。


    Apr. 2022


    2022年4月

    上海




    我接到一位在上海求医时认识的朋友打来的电话,她也是丈夫患胰腺癌,我们算是“同病相怜”。


    朋友说她在重庆的一家“小医院”找到一位不收红包的“大医生”,用了一种叫“精准放疗”的方法,她丈夫治疗后效果很好。


    上海的“大医院”“大医生”都不行,重庆的“小医院”真的可以吗?我将信将疑。


    这一犹豫,一个月又过去,丈夫的病情又恶化了,人已经疼得站不起来了,而且病灶已经转移到了左侧甲状腺,话都说不出了。


    去重庆或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,只有试一试了。


    2022年5月

    重庆





    May. 2022



    我和亲朋好友们把丈夫抬上了飞机,有的人已经止不住泪流满面,他们八成都认为这是见我丈夫最后一面了。



    图片

    入院时  我的丈夫已经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样子


    来到重庆后,我们见到了朋友说的“大医生”——夏廷毅教授。


    门诊外面有夏教授的简介,留学博士、“国之名医、中央保健会专家……名头确实够大。


    住进病房后,我们更是感觉这里的氛围和上海医院完全不一样,没有愁眉苦脸、没有怨天尤人,病友们一个个都信心满满,晚上还有病友邀请我们去广场跳舞(由于丈夫身体原因我们婉拒),让人不敢相信这里竟然全部住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肿瘤病人。


    夏教授针对丈夫的病情量身定做了TOMO精准放疗方案。


    胰头的病灶做了8次后,疼痛就大大缓解。

    11次后,丈夫已经行走自由。

    而左侧甲状腺病灶刚进行了3次,丈夫就已经可以说话了。



    图片

    胰腺病灶治疗结束    我的丈夫获得了新生


    看着丈夫一天天好转,我知道这次终于找到了也找对了真正的“大医生”。


    找到夏廷毅,治癌就有戏”这是我们病房里广为流传的顺口溜,现在已经在我丈夫身上得到了完美应验。


    我现在想把这句话送给更多正在求医的病友,让精准放疗这个手段普惠更多癌症病人。

    (本文系胰腺癌病人李先生的夫人赵阿姨口述整理)


      












    我丈夫的治疗全程



    编辑:陈迎新

    审核:Shara

    【END】
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    附:夏廷毅教授每周出诊时间表

    图片

    渝ICP备2020012284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