肿瘤无创治疗 “精确诊断、精准定位、精彻清剿”
精放医学
让放疗伟大起来 让精准放疗更好地普惠肿瘤病人

    重生!将故事写成我们


    图片

    本文主人公梁先生,以及梁先生的妻儿


    美丽贤淑的妻子,乖巧可爱的一双儿子,蒸蒸日上的事业,江苏无锡的梁先生一家四口的幸福美满羡煞旁人,但“癌中之王”的突然入侵打破了生活的宁静……


    梁先生在妻子的陪伴下开启了漫漫求医之路,坎坷与辛酸、绝望与彷徨……在两年多的时间里,经历了种种“试错”和“折磨”后,终于找到了对的方法,遇到了对的人,于是便有了柳暗花明、绝处逢生……


    带着重生的喜悦,梁先生娓娓道来,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帮到更多的癌症病人。




     图片

    意外




    我有两个儿子,陪伴他们成长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儿。


    2020年6月初,我陪大儿子去操场上打篮球,打完球却发现儿子手臂被虫子咬了一下,肿起了小包,开始并没有在意,但两天过去了,小包却越肿越大,我立即带他去当地一家外资医院进行检查。


    由于当时我感觉自己身体也不太好,想到反正已经来医院了,就顺便也做个身体检查。


    检查报告让人意外,医生严肃的对我说:“小朋友的事情没问题,但你可能有点小问题……”


    尿检显示小便指标飙升几十倍,B超发现胸部有一个明显占位,结合到我最近不想吃饭、吃一点就想睡觉、小便浓黄等症状,我隐约意识到这不是“小问题”,而是“大问题”,我听从了医生的建议,决定到“大医院”进一步检查。




    奔波



     图片


     

    一直以来爱人都是我的贤内助,我忙事业,她照顾家庭,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爱人将照顾的重心从儿子转移到了我身上。


       在爱人的陪伴下,我先去了市公立三甲医院检查,增强CT、B超、胃镜做了个遍,医院专家看了报告后确认我是胰腺出了问题,很可能是胰腺癌,尽快治疗是关键。


       “哪有人不生病的,有病咱就治。”爱人一边安慰着我,一边和我一起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治疗胰腺疾病的医院和治疗方法。经过一番比较后,我们决定了目标:上海。


    6月下旬,我们将两个儿子送到姐姐家代为照顾,奔赴上海的医院,和想象中一样,大医院就医“特色”:排队五小时、面诊五分钟。PET-CT检查结果更是雪上加霜,确诊胰腺癌。


    为了得到更好的治疗,求医的奔波是少不了的,我们又从分院转到了总院。短短20天时间,无锡到上海,四家医院的辗转,无数的检查和残酷的结果……我看到爱人脸上的忧心忡忡,也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。



     图片

    绝望




    在我们的认知里,癌症治疗无非三大方法:手术、放疗、化疗,在医生的建议下,我选择了手术。7月初,术前检查发现,肿瘤已经从之前PET-CT显示的1.5×0.9cm长到了1.6×2cm,而这不过只有短短10天时间。


    手术相当成功,就连胰腺肿瘤围手术期常见的并发症,也一次也没出现,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
    手术之后进入了艰苦的化疗期,虽然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,但到2021年4月,已经做了12个周期化疗的我还是吃不消了,无休止的疼痛、大把大把头发掉落,我选择了中止。


    到7月复查时,影像显示我的肝部和肺部出现低密度灶,进一步增强CT检查,肝部的病灶明确为肿瘤细胞转移。


    2021年的冬天格外寒冷,爱人为我披上轻飘飘的羽绒服时,我却感到无比的沉重,或许是因为身体虚弱感知,又或许是对自己病情的绝望,我无从知道。


    不能走在年近九旬的双亲前,要看着两个儿子长大,陪着爱人白头,这是我最后一点儿坚持继续求医的理由。






    抉择


     图片


    过年了,在中国人的传统佳节我和爱人却都高兴不起来,我们并没有闲着,而是通过线上线下各种方式不停寻找各种治疗方式,在疯狂的大海捞针中,我们了解到了一种未知的治疗癌症的方式:精准放疗


    大年初七,我找到了在网络上有“放疗斗士”之称的夏廷毅教授,夏教授“国之名医”、“中央保健会诊专家”等头衔让我们平添了一份信任,通过远程门诊我见到了夏教授,我们聊得很投缘。


    通过与夏教授的交谈,我了解到精准放疗是一种无痛无创的治癌手段,具有高精度、高疗效、低损伤的特点,但这种方式却很少被推荐,夏教授正是为了推广精准放疗,退而不休,下到重庆的基层医院继续为病人服务。


    夏教授的情怀令我动容,但基层“小医院”却不免让人有所质疑,亲朋好友们都反对我去重庆治疗。


    “从上海的顶级大医院转去重庆的小医院,你没疯吧?”


    “你已经生病了,可别再上当受骗了。

    亲友们的话虽难听却不无道理,我明白这都是对我的关心。


    生命是自己的,是否去重庆接受精准放疗?我必须做出选择。




     图片

    新生




    抱着向死而生的心态,在情人节的前一天,爱人陪我飞抵重庆,看起来无比洒脱的我,其实心中已经暗许:如果这次再没有效果就不治了。


    在做了所有检查后,我们夫妻二人参加了夏教授团队的病例讨论会。


    “早点找到我,可能手术都不用做;现在找到我,那就按我的方式治!”夏教授在会上的话我记忆犹新,果敢、干脆,这无疑让我们的信心倍增。


    我曾经战胜了手术的困难,克服了化疗的艰辛,这无创无痛的精准放疗,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?


     夏教授为我量身制定了15次的TOMO精准放疗治疗方案,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治疗,我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情况的好转,15次治疗结束后,体重增加了,精神状态也变好了。


    从两年前发病到现在,我终于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安。


    或是失而复得,或是遇难成祥,我们回到无锡家中,我不仅将两个儿子带回了家,还将孩子的爷爷奶奶也接过来一起生活,上有老下有小,其乐融融,我知道我的新生来了。



    感恩


     图片


    2022年6月,我再次从无锡出发去重庆复查。


    临行前,爱人说复查其实也可以通过远程门诊的,问我一定要去重庆吗?我说,一定!


    上次去重庆是无奈,而这次是自愿,我就想专门到重庆看看夏教授,感受他的能量,并当面感谢他。


    两个儿子听说我又要去重庆看病,拿出了积攒多年的2千多块压岁钱,要我治病之余也在重庆玩玩转转,放松心情。我告诉他们:爸爸已经不是病人了,爸爸不是去看病,而是去感恩。


    来到重庆后,复查影像资料显示肿瘤变小,肿瘤标志物正常,夏教授还特意赠送了我他的新书《放射外科治疗学》,并和我合影留念。


    图片


    夏教授说,精准放疗是治癌的好手段,但因为各方面原因很多人不知道,他现在做的事儿就是要“让精准放疗伟大起来”“让精准放疗普惠更多病人”。


    作为夏教授下基层的受益者,我愿意成为精准放疗的宣传大使,通过我们的经历,让更多肿瘤病人了解精准放疗,给众多肿瘤病人一个新的选择,我们一起战胜癌症。




     图片

    六重喜悦




    梁先生故事中的我们,有我们夫妻二人,有我们一家四口,更是我们癌症病人,也包括像我们夏教授一样的多年奋战在抗癌一线的医务工作者……


    故事的结尾,梁先生说他这次来重庆复查,是重新开始新生的庆祝之旅,他带着爱人游览了解放碑、洪崖洞、李子坝等地标性景点。


    他说他有六重喜悦:庆,非常期待,令人的夏教授了我幸福人生的生之门


       
    渝ICP备2020012284号-2